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是什么触碰到了我的泪点?再看《高山下的花环》有感

发布日期:2022-07-13 20:26   来源:未知   阅读:

  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有数千名中国军人捐躯疆场,数万名中国军人英勇负伤。

  影片展示了战争对普通人命运的影响,并将当时中国社会生活的一些侧面呈现在观众面前,因此带给人们强烈的心灵震撼。

  就在梁三喜即将踏上探亲之路时,上级突然来了紧急命令,梁三喜率九连迅即开赴战场,失去了探亲的机会。

  一名常年戍边卫国的军人,一张血染的欠账单,背后是山东农村一个贫困的家庭。

  梁大娘默默承受了丧子之痛,在赶去部队奔丧之前,卖了家里唯一的一头猪,带着梁三喜的妻子玉秀,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前往部队。

  为了省下部队发给他们的路费,下了火车后,梁大娘和玉秀舍不得花钱乘坐汽车,一步一步地走了十多天,硬是走到了部队驻地。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牺牲烈士的抚恤金标准是:师级700元、团级650元、营级600元、连排级550元。

  1980年8月18日,这个标准在1979年的基础上各提高了300元,并加以补发。

  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后,有不少指战员负伤致残,国家有关文件中也要求各地“酌情安排工作”。

  因为“酌情”不同于“必须”,结果,一些地区在这个问题上打起了“马虎眼”,导致一部分伤残军人生活无着。

  在元帅和总参谋长等人的努力下,有关部门再次下发文件,对安排残疾军人工作之事做了硬性要求。

  梁大娘把抚恤金全部用于还债,信守了承诺,这段情节感动了银幕前的无数国人,不少人为此留下了眼泪。

  战士们给出的反馈是,“欠账单”确有其事,而且不是“个案”,战士们强烈要求在影片中保留这个情节。

  梁三喜强压怒火,对赵蒙生说了这样一席话:“现在,在你面前有一道坎,前进一步还好说,后退一步你是个啥?”

  “同志们,现在战争就要打响了,我的千军万马正要去杀敌、拼命、流血。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军里发生了一件奇闻怪事。”

  雷军长手抚军帽:“我不管她是天老爷的夫人,还是地老爷的太太,谁敢把后门走到战场上,我偏要她的儿子第一个扛着炸药包去炸碉堡!”

  在电影中看到这个片段时,不少观众的眼里都含了眼泪,是激动,感动,也是欣慰。

  除此之外,梁三喜对赵蒙生说的一句话也让人印象深刻:“中国是我的、也是你的!”

  赵蒙生自然明白其中的深刻含义,这一点,从他惊愕、羞愧难当的面部表情上就能够看得出来。

  当时,唐国强正被“奶油小生”的外号搞得苦恼不已,这次饰演赵蒙生,唐国强特别希望来一次“脱胎换骨”。

  谁也没有料到,他们吃着中国援助的粮食,甚至穿着中国援助他们的衣服,回过头来就成了凶恶的“白眼狼”。

  战前,靳开来是整个团里资格、年龄最老的排长,几次要提拔为副连长,却都卡在了最后环节。

  他看不得歪风邪气,容不下不正之风,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有什么就说什么,还老给上级提意见。

  连长负责军事指挥,指导员负责宣传鼓动,并协助连长指挥,副连长带尖刀排,副指导员组织前运后送。

  “我靳开来可是弟兄四个,死了一个还有仨,可你梁三喜不行,你两个哥哥都不在了,你有老娘,有玉秀……还有那个不知男不知女的下一代”。

  “打敌人我能做到勇敢,可是敢于提意见,向我们内部那些歪门邪道开炮,你要比我勇敢得多。我……我希望留下你这门大炮!”这也是梁三喜的肺腑之言。

  因此,在作战初期,部队遇到断粮的情况时,只能找些野地里的木瓜、野菜、树叶等充饥。

  他说:“犯错误的事哪能让你们这些当正职的去干……我就不信,他奶奶的,200个亿换不回来他一捆甘蔗!”

  也因为“砍甘蔗事件”,在战后评功授奖时,靳开来被定为“违犯战场纪律”,因而没有得到军功章。

  雷军长对此愤慨地说:“我们有些干部总是爱听阿谀奉承,对爱提意见的同志,到死他们也不肯放过!”

  影片中,一群烈士家属肃然站立,等待着领取他们亲人的立功奖章,靳开来的妻子杨改花带着儿子也在此列。

  眼看着其他人纷纷手捧奖章,而自己却迟迟等不到颁发给丈夫的奖章,杨改花神情恍惚。

  在影片中,雷军长的独生子“小北京”隐瞒身份上前线,最后因为“臭弹”而光荣牺牲。

  如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江燮元之子江鲁平、江南平,第41军军长张序登之子张鲁汕、张鲁江,侄子张孟江;

  第55军政治部副主任甄文林之子甄平,第14军40师副师长赵子雄之子赵杰昌;

  他们的父辈都是久经战阵的革命功勋,如今,新一代军人也大都不负所望,以实际行动实践了舍家卫国的誓言。

  不可否认的是,当年也确实有些在战前调回后方,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

  在影片中,同样是高干家庭,雷军长和吴爽,小北京和赵蒙生,彼此间就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小北京和农家子弟梁三喜、靳开来同上战场,鲜血流在了一起,正是当年那段历史的真实写照。

  他们身份悬殊,地位不同,但是,在这里,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烈士父亲(母亲)。

  梁大娘对雷军长说:“你是军长,你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前线上,牺牲了!我哪怕就只看到了这一个,我是看到了……好啊,好啊,你们好啊!中国能兴旺啊!”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人间最伤心的事,听到两位老人的对话,看到他们满头的白发,但凡有一点良知,谁也不会无动于衷。

  影片中饰演雷军长的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童超,他曾在话剧《茶馆》、《骆驼祥子》、《名优之死》中都有过出色表演。

  最后,回答不少朋友关心的一个问题,《高山下的花环》是军队作家李存葆的作品,为什么没有交给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

  而上海电影制片厂祭出了谢晋这尊大神,并做出了“最大程度忠实原著”的承诺。

  整个创作期间,他和他的团队克服了各种各样的难题,排除了各种干扰,最终拍出了一部具有强大艺术感染力的经典电影。

  1985年11月7日,影片《高山下的花环》易名为《卫国军魂》在香港上映,马上引起了轰动,上映14天里,这部电影的票房收入就达346万港币。

  大家不要小看这346万,这可是建国30多年后大陆电影在香港的最高票房纪录。

  清明将至,让我们一起向舍家卫国的英烈们献上一束鲜艳的木棉花,愿烈士们安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