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挥别中国圣牧 邵根伙说“如释千斤重”

发布日期:2021-11-15 22:07   来源:未知   阅读:

  据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邵根伙2016年从创始人姚同山手中接过帅印时,已危机四伏,他的注资相当于给予圣牧第二次生命。不过,执掌圣牧期间,邵根伙经历了我国奶牛养殖业长达4年的低迷期,中国圣牧连亏3年,后在获得蒙牛输血后才得以扭亏为盈。

  2021年7月30日,邵根伙卸任圣牧董事会职务,中国圣牧全面进入蒙牛时代。在公开信中,他将告别圣牧形容为“如释千斤重”。

  2015年6月12日,中国圣牧时任执行总裁武建邺到邵根伙办公室沟通合作事宜,“问得很多,讲得很多”。两日后,邵根伙赴圣牧所在地乌兰布和沙漠考察。当时,邵根伙执掌的大北农市值近600亿元,势头正旺,加之被眼前的大漠景象震撼,邵根伙当即表示投资合作,“6月28日就签字,可谓神速”。

  邵根伙用“伟业”来形容在沙漠中从零成长起来的中国圣牧,“2009年10月,圣牧集团创始人姚同山带领武建邺、刘文光等挺进沙漠,克服常人无法想象的艰难开拓圣牧事业,创造了超越以色列的沙漠治理模式、全球最高品质的有机奶、特大型现代化循环农业三大创举。”

  在邵根伙接手之前,中国圣牧经历了几年的快速扩张期。据其2014年6月30日发布的港股上市文件,中国圣牧2010年从事非有机原料奶生产,2011年开始生产有机原料奶,2012年将业务进一步拓展到自有液态奶品牌。

  彼时,中国圣牧销售收入从2011年的3.89亿元增至2013年的11.44亿元,复合年增长率高达71.4%。在此背景下,中国圣牧做出大胆规划:2016年底前,投资7亿元额外建设18个有机牧场,有机奶牛总数增加至12万头。这也意味着圣牧平均每年要增加6座有机牧场和近3万头有机奶牛。

  面对圣牧的有机蓝图,2016年1月,身为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的邵根伙,通过个人全资公司“Nong You”与中国圣牧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以总价33.55亿港元受让中国圣牧24%股权,成为实际控制人。2017年6月29日,邵根伙接替中国圣牧创始人姚同山,出任董事长及代理首席执行官,一个新的时期开启。

  有机“伟业”之下,彼时的圣牧实则危机暗藏。2011年-2015年,中国圣牧业绩持续增长。但据公司内部人员向新京报记者透露,2016年邵根伙接手时,圣牧已经四五个月发不出工资,“邵根伙的投资相当于救了圣牧的命”。

  与邵根伙看到的景象不同,有奶业上游人士将中国圣牧形容为“是在资本推动下完成的,而非市场需求推动”。在广东、福建、华东地区,原奶价格高,养牛是赚钱的,原因在于当地主要发展巴氏奶等低温产品,有市场需求。相比之下,中国圣牧原奶只能作为常温奶原料,与国际市场奶价相比没有优势,“中国市场是开放的,作为企业究竟要生产什么需要想清楚。”

  除奶源布局受到质疑外,邵根伙接手中国圣牧后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国内奶价连续走低。受进口大包粉及复原乳冲击、原料奶价格低迷及销售困难、中美贸易摩擦等影响,我国奶牛养殖业在2015年-2018年进入调整期。在此期间,上游养殖企业自2016年起普遍陷入业绩泥沼,中国圣牧连续3年亏损。

  作为“中国最大的有机乳品公司”,中国圣牧当时的艰难可从其有机战略收缩中窥见。2017年,中国圣牧原料奶售价出现较大降幅。2018年上半年,中国圣牧部分有机奶以非有机价格售予客户,且在同年9月宣布对部分认证届满的牧场不再申请有机认证。

  当时有分析认为,圣牧此举在于减少有机认证成本。也有观点认为,彼时圣牧陷入有机饲养高成本与奶价持续低迷、有机原奶产量过剩与市场需求有限、有机牧场减少与资本市场“故事”无法延续等多重矛盾中,亟待战略调整。

  2018年12月,蒙牛乳业子公司宣布以3.03亿元的价格收购中国圣牧子公司内蒙古圣牧高科奶业51%的股权,并成立合资公司,该交易约为中国圣牧2019年增加1.22亿元的净收益。加之2018年后国内奶牛养殖业触底反弹,中国圣牧在连亏3年后,于2019年实现扭亏为盈。

  基于奶源需求,蒙牛此后对中国圣牧的投资提速。2020年1月,蒙牛方面收购圣牧高科奶业剩余49%的股权。2020年3月,中国圣牧披露与蒙牛方面签订协议,约定未来3年中国圣牧将至少80%的生鲜乳供给蒙牛,同时将获得蒙牛贷款财务资助。2020年7月,蒙牛宣布以每股0.33港元的价格认购中国圣牧约11.97亿股份,持有中国圣牧股权增至约17.8%,超过邵根伙成为圣牧单一最大股东。

  2021年7月30日,中国圣牧发布人事变动公告,邵根伙离任非执行董事、董事会董事长及提名委员会成员,圣牧创始人姚同山同时提出离任公司执行董事,总裁卢敏放正式出任中国圣牧董事长。至此,中国圣牧全面进入蒙牛时代。

  10月12日,邵根伙在《致敬中国圣牧》的公开信中向中国圣牧正式告别。他在信的开头写道,“蒙牛替代我成为中国圣牧第一大股东,今年7月董事会同意我辞去董事,我如沙漠千里跋涉看到了绿洲,如登华山到了山顶,如念书读到了博士论文答辩,如释千斤重。”

  “千斤重”三个字,或许道出了中国圣牧在邵根伙心中的分量与实际接手运作时的种种无奈。一位圣牧员工如此评价邵根伙,“他像一位有江湖义气的侠士,有情怀,有文学素养,很多圣牧老人都感谢他。但由于是做饲料出身,邵根伙对乳业可能了解得没那么好,对圣牧的管理也就没那么完美。”

  公开信最后,邵根伙说,“我虽投入,然智慧、知识和能力有限,未能拨云见日、扭转乾坤,心中有隐隐不安。乌兰布和沙漠事业有困难,但一直在正确的路上前进,前景广阔。”